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了白癜风该怎么办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0:19:2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了白癜风该怎么办,江西白癜风能治疗吗,北京什么白癜风医院看眼好,双柏白癜风医院,湖北白癜风的症状,新田白癜风医院,烟台能否治愈白癜风

新一代“中国飞人”谢震业称自己就是个矛盾体

  本报记者 杨晓轩 于诗奇 摄

  天津全运会后,谢震业这个名字被越来越多人知道,从之前跟在苏炳添、张培萌后面的中国4X100米接力天团的一员,到击败这两位老大哥拿到全运会一百、二百米金牌,中国田径的谢震业时代到来了。

  几乎看着谢震业一路成长过来的钱江晚报,也约到谢震业做了一次专访。走下赛场,就在宿舍楼接受采访的谢震业,向我们展示了霸气冠军之外“宅男和熟男”的一面。宅着的谢震业就是一个典型90后大男孩,而讲起田径的谢震业又像是一个心智早已成熟的熟男。

  能躺着不坐着,能坐着不站着

  百米飞人生活中患“懒癌”

  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运动员二公寓十楼,谢震业的宿舍是个二人间,门外挂着“文明寝室”的锦旗。谢震业略显尴尬地笑了:“那都是我室友的功劳,我很少在寝室住的。”

  总是在外比赛和训练的谢震业,一年里在杭州的时间其实很少,同住的室友常年享受单人间的待遇:“我宿舍的被子一年到头永远是新的,因为每次回来都要换,但没住两天又走了,回来放脏了又要换。”而绍兴老家就更不消说,谢震业今年满打满算在家只待了3天。

  采访约在早上10点,一身简单运动服的谢震业看起来像刚刚退去了睡意,没有田径场上的霸气,没有演播室里的正式,这就是一个生活里的谢震业。而全运会后,谢震业也确实得以休息一段时间,他现在的状态与普通学生无异,上课之余,就是一个字,“宅”。

  “其实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矛盾体,开心的时候就会好动,想去到处玩,去旅游,但是一般平时训练完,就喜欢自己宅在房间里,蛮懒的,对,就是懒。”谢震业说自己的“宅”与宅男的“宅”不一样,宅男是为了宅而宅,但他是为了懒而宅。

  “宅在宿舍里的时候,就怎么舒服怎么来,能躺着不坐着,能坐着不站着。”这就是在网络上被称为“懒癌晚期”的生活状态,没想到跑出10秒04百米成绩的飞人也有此症,不知道能不能给其他懒人们一点点心理安慰。

  专心搞科研的浙大师哥师姐们

  让“学渣”谢震业佩服不已

  谢震业百米飞人的身份之外,还是一名浙江大学的研究生,主修运动心理学。如今已经升入研二的他,却因为长期在外缺了很多课,依然在修研一的课程。

  “最近的重点就是上课。”有课的时候,谢震业都要一大早从萧山的体育职业技术学院开车穿越大半个杭州,到浙大紫金港校区上课。在这个高等学府,谢震业不再是聚光灯下的运动员,而是一名普通学生,这里有与训练截然不同的生活和圈子。

  “浙大同学们的学习热情都很高,可能下课后会有几个同学来找我合影签名,但大多数时候,大家都在学习。看到那些一大清早就在教室里查资料,能够专心学一早上的师哥师姐们,真的很佩服,要向他们学习。”

  13岁就进入少体校,开始田径生涯的谢震业,训练、比赛一直是他的生活重心,正常的学习生活让他羡慕不已。现在,谢震业也只能抽出有限的时间来进行学业,用他自己的话,“一年里在浙大待的时间要看缘分”,但看得出来,他很享受,享受这里的新生活,和这里交到的新朋友。

  “跟同届的其他研究生也都成为了好朋友,和他们相比,我算是学渣吧,他们都很厉害。而且因为我很多时候不在学校,所以就会麻烦他们帮我填表格,交资料。”

  全运会后生活没有变化

  田径运动很残酷,不能蹉跎时光

  “宅男”谢震业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90后,玩游戏,爱自拍,懂时尚,尝试奶奶灰的炫酷发型,还经常卖卖萌。但一讲到田径,讲到运动生涯,他就可以秒变严肃脸的“熟男”,条理清晰地讲出自己的人生规划和感悟,自己要什么,怎么要,这个90后小伙又像早已看透人生一样心如明镜。

  全运会拿到三金之后,频频占据各大媒体头条,但谢震业说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。“其实要看你的目标是什么,如果目标只是全运会,可能比完就会觉得无欲无求。但我的目标更多是在世界赛场,要去仰望前面的一些高手,所以很容易能摆正自己的心态。”

  田径运动很残酷,运动寿命很短暂,国外的运动员很少有超过35岁的,国内普遍就是30岁以下。谢震业今年24岁,东京奥运会之后27岁,到巴黎奥运会就已经31岁了。“可能我现在看似在一个巅峰的时期,但不得不承认,东京奥运会之后,我就很可能会开始下滑。”眼前的这些风光,并不被谢震业所看重,始终充满紧迫感的他,眼睛看到的是3年后、7年后甚至更远……

  而这种紧迫感更多是谢震业自己给自己的,他说在好的时期好的年龄阶段,就要去争取,不要蹉跎时光。“可能跟自己是农村孩子有关系吧,自立比较早,懂事比较早。会比较早认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。”

  就像8月份的伦敦田径世锦赛,当大家都以为百米半决赛中受伤的谢震业不会再参加接力赛的时候,他却毅然冒风险决定参赛,并陪着最后一次参加世界大赛的张培萌拿到了第四的成绩。“自己确实比较任性,但并不想错过这次机会,而且其实当时不是拉伤,是痉挛,请了医生按摩之后,觉得可以参赛。”

  就像谢震业说话时习惯将双手十指交叉紧握那样,“一切都尽在他掌握”。

  中国田径开始吸引国际目光

  待长成大树时,未必不可抗衡

  近几年,中国田径的成绩稳步提升。跑道上的苏炳添和中国接力队,一次次带来惊喜,而作为当局者的谢震业,把各中原因看得十分透彻。

  “之前很多人把我们田径成绩差归结于人种差异,其实这些都是客观因素,虽然有这部分原因,但从现在的结果看,没有想象那么大。我们现在一方面改变了训练角度,训练手段,训练理念。另一方面,运动员心态也发生了变化。”

  2012年后,国家开始大力发展田径,经常送运动员教练员出国比赛训练。“出去看得多了,就没有像以前那么怵。看到博尔特,你会想去比比看,以前就会觉得试都不敢试。以前的国外高手们,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,但现在我们的心态也变了。”

  成绩的提升,也让中国田径队从默默无闻变成了一个占据一方的角色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际目光。如今出国比赛,中国接力队都会吸引国外的媒体和运动员关注。“像苏炳添,我们出国比赛的时候,都会有很多国外运动员都认识他,跟他打招呼。”

  虽然现在还没有办法跟国际高手们硬对硬对抗,但正如谢震业所讲:“我们的幼苗已经成长到一定程度了,相信不久的将来,等我们长成大树的时候,未必不可以和他们分庭抗礼。

  (钱江晚报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古县白癜风医院